“勿忘93”!銘刻波黑內戰慘烈的記憶

前南斯拉夫 波黑戰爭 民族紛爭 難以忘卻的痛苦

波黑

首頁 > 博物館 > 目的地 > 波黑 > “勿忘93”!銘刻波黑內戰慘烈的記憶

一個奔6的“孩童”,為實現兒時的夢想,想去周游世界,這一路前行,且行且思,且思且行......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

分享此頁至

復制成功,去粘貼吧

本文內容相關目的地

  • 波黑

  • 博物館“隧道博物館”是這座城市特別的一道戰爭傷疤,警示人們不要忘記戰爭
  • 地標建筑建于1557年至1566年,已有427年歷史的著名莫斯塔爾石拱古橋
  • 災難遺跡被戰火摧毀的建筑物殘缺不全,滿目瘡痍,累累彈痕,突兀地矗立在那里,觸目驚心

“勿忘93”!銘刻波黑內戰的慘烈

自古以來,巴爾干地區就是多種文化的匯聚地,不同民族的精神內核和文化血脈在這里流淌,匯集,是歐洲的“耶路撒冷”。 

歐洲,本就是一冊厚重的歷史長卷,而巴爾干地區則是這冊歷史長卷中最晦澀、最復雜的難解之頁。東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三大宗教,不同信仰與價值觀在這里不停地碰撞,“融合”。戰爭動亂、民族矛盾、宗教糾紛一直是這個地區最為敏感的話題,因而 ,堪稱為歐洲“火藥筒”。

貝爾格萊德 米哈伊洛·奧布雷諾維奇大公  攝影/非洲日落

貝爾格萊德 米哈伊洛·奧布雷諾維奇大公 攝影/非洲日落

一百年前的1914年,波黑古城薩拉熱窩的一聲槍響,直接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然而,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傷痛彌亙,血腥猶在,20世紀1992年,波黑薩拉熱窩城區的又一聲槍響,瞬間點燃了另一場戰爭的導火索,慘烈的波黑內戰由此而爆發。

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  攝影/非洲日落

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 攝影/非洲日落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世界格局巨變,大多數東歐國家都以和平的方式改變社會制度的時候,前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卻烽煙四起。繼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馬其頓(現為北馬其頓)于1991年宣布脫離前南聯邦而獨立后,塞爾維亞和黑山于1992年組建了南斯拉夫共和國聯盟。 

在這種背景下,1992年,波黑也宣布獨立,但是,波黑國內的塞族卻在南聯盟的支持下宣布成立塞爾維亞共和國,并試圖以武力方式從波黑分離出去。由此激化了塞族、克族和穆族各方之間的民族宗教信仰矛盾,多年的新仇舊怨,已積重難返,為戰爭埋下了隱患,內戰一觸即發。

薩拉熱窩天主教圣心大教堂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天主教圣心大教堂 攝影/非洲日落

1992年3月1日,在波黑薩拉熱窩市的巴什查爾希亞一所東正教教堂里,充滿了歡慶祥和的氣氛,一對塞族新人正在舉行婚禮。結婚典禮正在進行中,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緊接著,一陣密急的槍聲響徹教堂,參加婚禮的人們還沒有醒悟過來,就有不少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中就有新郎的父親。 

這次婚禮上的槍聲,最終成為點燃波黑戰爭的導火索,引發了繼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波黑國近四年之久的內戰——波黑戰爭。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波黑國距離薩拉熱窩80公里的莫斯塔爾古城,古城內的內雷特瓦(Neretva)河上,有座始建于1557年至1566年,已有427年歷史的著名莫斯塔爾石拱古橋。卻于1993年9月9日,在波黑內戰中,毀于克族武裝的炮火之下。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2004年4月27日,重建修復后的新石橋竣工。新石橋橫跨流經莫斯塔爾老城市中心的內雷特瓦河,橋寬4.55米,橋長27.34,橋拱最高端距水面20米,橋兩端各有一個石砌橋頭堡。與曾經的老石橋風貌統一,與周圍多以古老石頭為主體的建筑和大河卵石鋪砌的古街道相和諧、呼應,古意盎然,復古逼真,充分展現了16世紀波斯尼亞的古樸風情和藝術風格。 

修復的老橋,重新將居住在雷特瓦河兩岸的穆斯林族和克羅地亞族居民聯系在一起。 

2005年連同周邊的老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遺產莫斯塔爾古橋 攝影/非洲日落

世界文化遺產委員會評價: 
莫斯塔爾(Mostar)老城橫跨雷特瓦河深谷,是15和 16世紀作為土耳其邊境小鎮建立起來的,于19和20世紀的奧匈帝國時期得到了進一步發展。莫斯塔爾一直以來因其古老的土耳其房屋和老橋(Stari Most) 而聞名,并因此橋而得名。然而,在1990年沖突期間,這個古城的大部分地方和由著名建筑師思南(Sinan)設計的老橋都遭到了摧毀。由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成立的國際科學委員會的努力,老橋于近期得到了重建,老城的許多建筑也得到了修復或重建。老橋地區融合了前土耳其、土耳其東部、地中海和西歐建筑風格,是一個典型的多文化城市住區。重建后的老橋和莫斯塔爾老城是協調和解、國際合作的象征,也是不同文化、種族和宗教社會之間和睦相處的象征。

古橋西側橋頭堡石門  攝影/非洲日落

古橋西側橋頭堡石門 攝影/非洲日落

“勿忘93!”紀念碑  攝影/非洲日落

“勿忘93!”紀念碑 攝影/非洲日落

在古橋西側橋頭堡石門洞的右下方,有一座非常不起眼的簡陋石碑,石碑上鐫刻的銘文:“勿忘93”!。

這座小小的石碑,雖然只是幾個大寫的英文字母,卻清晰地銘刻著古橋的重獲新生;表達著人們對世界和平的向往和期待,對生命的珍惜;承載著對慘烈戰爭的反思,也寄以祈愿世人:請勿忘戰爭!請拒絕戰爭!請遠離戰爭!

“希望隧道”,薩拉熱窩35萬居民的生命線

薩拉熱窩隧道博物館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隧道博物館 攝影/非洲日落

20世紀90年代波黑戰爭時期,最核心,也是最不應錯過的焦點實物,就是在波黑薩拉熱窩機場附近,一座被稱之為“希望隧道”挖掘起點的“隧道博物館”。
 
這是一座獨特的歷史體驗場所。保存著一條在1992~1995年的波黑戰爭中,被圍困長達1425天期間,35萬市民生死攸關的生命運輸線。

薩拉熱窩隧道博物館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隧道博物館 攝影/非洲日落

這座 “隧道博物館”,在薩拉熱窩機場西南角上不遠的一座名叫布特米爾(Butmir)的小村莊里。村莊主要街道旁,有一座二層住宅小樓,從外觀上看,普普通通,與周邊的民居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走進它的小院,有條維系著全城35萬居民生死存亡的驚天秘密隧道,就藏匿在這家的小院中。

隧道  攝影/非洲日落

隧道 攝影/非洲日落

1992年4月,波黑戰爭開始,塞族與南聯盟軍隊,占據了薩拉熱窩周邊地區的所有要道,鐵桶式的包圍了薩拉熱窩,并切斷了薩拉熱窩城內與外界的一切聯系,以及城內居民的生活必需品,戰爭中所必需的所有軍需物資來源,封鎖圍困持續至1995年戰爭結束時。是近代戰爭史上,圍困時間最長的近四年圍困戰。

參與挖隧道的市民榜  攝影/非洲日落

參與挖隧道的市民榜 攝影/非洲日落

1993年3月至1993年7月30日,薩拉熱窩城內的150名市民在這4個月零4天的時間里,從這家小院中的車庫下,挖掘出這條穿越機場東西方,高1.6米,寬1米,長約800米地下隧道。 

這條人工挖掘的“希望隧道”位于薩拉熱窩機場跑道下方,在薩拉熱窩近四年的圍困戰中,擔當了這座城市中唯一通往外部世界的聯系與生命線。

隧道正在運送傷員及軍用物資  攝影/非洲日落

隧道正在運送傷員及軍用物資 攝影/非洲日落

三年多的圍困戰期間,是薩拉熱窩整座城市最艱難、最困苦的日子,沒有電、沒有暖氣、沒有自來水,幾乎沒有食物和藥品,沒有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在塞族軍隊重炮和狙擊手持續不斷地火力下,這條隧道給35萬民眾帶來了安慰和希望, 

隧道建成后,每天都有幾千人出入這條隧道,在被圍困的三年里,幾萬噸的糧食、武器、彈藥等生活用品和軍用物資從這里運進市區,拯救了市區內被圍困的35萬民眾。這條普普通通的隧道,拯救了這座城市,也拯救了這個國家。因此被稱之為“希望隧道”。

博物館院內展覽長廊  攝影/非洲日落

博物館院內展覽長廊 攝影/非洲日落

波黑戰爭結束后,這條隧道也隨之棄而不用了,但房屋的主人,拉科爾家族,將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保留了下來,辦成了一座私人博物館,將當年那不堪回首的歷史記錄在此。 

“隧道博物館”是這座城市特別的一道戰爭傷疤,警示人們不要忘記戰爭,為了生命,請遠離戰爭。 

更不能忘記的是,當年拍攝《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電影的穆斯林裔功勛導演哈伊魯丁·克爾瓦瓦茨,在1992年殘酷的波黑內戰,薩拉熱窩圍城戰中,不愿離開家園,不幸,竟被活活餓死于家中。 

從這個個人悲劇,可以想象得出,當年波黑內戰的近四年圍困期間,薩拉熱窩城中35萬百姓所遭遇饑餓、貧困、寒冷的痛苦及戰爭中流血、犧牲血腥慘烈的程度如何!

波黑內戰的傷疤、遺跡

莫斯塔爾市區至今保留的戰爭廢墟  攝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爾市區至今保留的戰爭廢墟 攝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爾市區至今保留的戰爭廢墟  攝影/非洲日落

莫斯塔爾市區至今保留的戰爭廢墟 攝影/非洲日落

無論是走在波黑的莫斯塔爾市區,還是在薩拉熱窩市郊的居民區,目之所及,在波黑這片美麗的土地上,在這些繁華城市的鬧市區間,被戰火摧毀的建筑物殘缺不全,滿目瘡痍,累累彈痕,突兀地矗立在那里,觸目驚心,戰爭遺跡,比比皆是。不難想象,二十年前波黑內戰的慘烈與血腥。 

二十多年過去了,為了記憶,為了不要忘卻,這些戰爭的痕跡并沒有得以修復,也沒有推倒重建,它們依然留存如初,難以融合于今天的安寧、繁華。

薩拉熱窩山上的穆斯林墓地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山上的穆斯林墓地 攝影/非洲日落

今天的薩拉熱窩,早已褪去了戰爭的陰影。但在薩拉熱窩城區四周的山坡上,有幾座醒目白色公墓群。一座座白色墓碑上印刻的名字,統一定格在90年代初,這些死難者的死亡時間都顯示在1992~1995間,并且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青人。 

這白色的墓地,時刻警醒后人:生命之短暫、美好,戰爭之殘酷、無情。

“薩拉熱窩的玫瑰”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的玫瑰” 攝影/非洲日落

如果細心留意,你會在薩拉熱窩城區繁華街道的道路上,看到多處當年炮彈落地后爆炸的痕跡。這是,圍困近四年期間,城外的塞爾維亞軍隊持續對城內的軍民進行炮擊后形成的彈坑,可以想象,無電、無自來水、無暖、無食物的古城,在炮火硝煙中,如同人間煉獄。 

今天,這些原有的爆炸彈坑,人們用水泥砂漿填平后,再涂上紅漆標記,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戰爭遺跡。這種地面上的“紅色油漆”彈痕,被人們稱為“薩拉熱窩的玫瑰”。 

“薩拉熱窩的玫瑰”也是對那個殘酷歲月一種特殊的記憶方式。

薩拉熱窩山上的穆斯林公墓  攝影/非洲日落

薩拉熱窩山上的穆斯林公墓 攝影/非洲日落

波黑戰爭中的種族屠殺,是冷戰結束后歐洲歷史上最慘烈和黑暗的一頁,也是20世紀下半葉歐洲最慘烈的大屠殺之一。這場戰爭中的“死亡集中營”、“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事件及長達近四年之久的薩拉熱窩圍困戰,造成大量無辜平民的死亡,無疑是一種殘酷且駭人聽聞的屠殺行徑。是一場慘絕人寰的種族屠殺戰役,對當今世界的影響仍十分沉痛和悲慘。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發生這種種族大屠殺事件,是人類歷史的悲劇與屈辱。 

直到1995年12月,波黑各宗教派別在國際社會的斡旋下,實現了停火。在波黑戰爭歷時3年多(43個月),生命的代價是巨大的。內戰造成430多萬人的波黑國中就有27.8萬人罹難,270萬人淪為難民,總共有300多萬人被殃及。

今天巴爾干地區的安寧、富庶的生活,是用無數生命、鮮血換來的。保留的眾多20世紀90年代內戰的傷疤和遺跡,時刻警醒著人們,不要忘記這場還不曾走遠的慘烈戰爭,還有那不堪回首的民族矛盾、宗教紛爭的血淚歷史。

貼士

我采集了關于波黑的旅游靈感,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
全年來玩最佳。
波黑

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非洲日落 發布:2019.12.10

博物館 地標建筑 災難遺跡

?
0+1

您已經喜歡過了~

已釘到靈感墻

釘到靈感墻上

  • 創建新靈感墻

    該靈感墻已存在

    0/10
    僅自己可見
確定

更多波黑的靈感

3條評論

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博物館 地標建筑 災難遺跡 靈感

發現更多靈感 博物館 地標建筑 災難遺跡

官方微博

3d组选号码112前后关系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 电影急速赛车手 有群号怎么加入微信群 20选5下期预测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浙江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bug 股票预测软件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股来顺配资 天津11选五玩法技巧 宁夏11选五连线走势图 国际期货配资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 江西11选5前三遗漏 极速11选5开奖